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
三位學者談大眾與經典——大眾經典閱讀的意義在傳承文化血脈

文章來源:《遼寧日報 作者:高爽 關艷玲 時間:2019年06月22日 字體:

盛文·北方新生活大連24小時書店一角( 萬重/攝)

著名出版人、海豚出版社原社長俞曉群

北京師范大學教授田松

上海交通大學講席教授江曉原

核心提示

對“經典”一詞,《現代漢語詞典》給出的解釋是“傳統的具有權威性的著作”。基于對普通閱讀者的調查,我們發現,大家對經典作品的敬意是毋庸置 疑的,但同時又有些望而生畏。相比于一般的閱讀物,經典閱讀對讀者知識水平和閱讀能力的要求顯然要更高一些,但同時,它們給予讀者的滋養也會更多。

在這個系列報道的最后一期,我們采訪了三位著名學者,他們不僅在自己的專業領域有較高建樹,而且在推動大眾閱讀上也頗有心得。什么是經典?有沒有具有普適性的大眾經典?如何提高閱讀經典的能力?希望他們的辨析能夠讓讀者與經典的距離更近些。

俞曉群:偽經典最重要的特點就是時尚性、實用性

在編“新萬有文庫”時,我曾經請教過陳原先生:什么樣的書可以列入經典?他說,一個最基本的標準就是存留價值。存留價值誰來界定?一個是專家界 定,一個是大眾界定,也就是市場界定。例如《紅樓夢》,誰都不能否認它的存留價值。要說被大眾接受的經典,考驗它的就是時間。剛出版的書再暢銷,也只能做 一個有可能成為經典的預測,只有靠不斷地再版,才能最終得到檢驗。

書是特殊的商品,既有商業價值,又有文化價值,經典的核心問題是文化價值。一本書的內容是由多重文化價值組成的,既有高雅文化,又有低俗文化,既有學術判斷,又有對當下熱點問題和公眾心理的呈現。經典的文化價值在于推動人類文明進步的作用、對人的熏陶以及知識的傳播。

經典是無處不在的,非經典也是無處不在的。不受門類的限制,有人說理論書才是經典,實用書不會出經典,不是這樣的。經典并不都是理想化、虛無的 東西,這是對經典這一概念的偷換。實用類的書里面也照樣可以有經典,《論語》就很實用,連“食不言,寢不語”都有。高雅和通俗是血肉關系,都可以產生經 典。手有用還是腳有用?手“高貴”,但腳也必須存在。《論語》是經典,同時也很通俗。《老子》也是經典,但對一般讀者來說就不太好讀了。著名出版人王云五 出版過的很多書都是很實用的,教人怎樣做人、做事,因為他立意高。

通俗是讓更多人所接受的東西,大眾經典的核心點就是通俗。低俗就不同了,低俗的定義在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判斷。應該有一個冷靜的、清晰的判斷,不要急,不要輕易地對一本剛出來的書定義是否是經典。

對出版者而言,出版一本圖書要追求經濟效益,但極端商業化、用商業價值去衡量文化價值,這是一個錯位。著名出版人沈昌文有過一個告誡:千萬不要 追求低俗,因為低俗沒有底,你俗,我比你更俗,你低俗他惡俗,大家爭著往下奔,最后的結果一定是被大眾拋棄。追求高尚、追求高雅很難,高雅和通俗結合更 難。

判斷什么是經典,先要剔除偽經典。偽經典非常可怕,它最重要的特點就是時尚性、實用性。一些人打著實用的旗號,把一些很高貴的概念冠以庸俗的運 作,這是一種文化上的庸俗。《論語》是眾所周知的經典,但現在有很多圖書已經把《論語》庸俗化了,有部講《論語》的書里面有30多個當代的勵志故事,就是 所謂的“心靈雞湯”,這樣的東西能成為經典嗎?這樣褻瀆歷史、褻瀆文化是不行的。在認識經典的過程中,要把眼光放遠,放長,不要只局限在當代,被一些人評 價為“當代經典”的,可能再過幾十年什么都不是。

如果讓我推薦的話,中國古代作品,《論語》《詩經》,每個中國人都應該認真讀;《周易》真正讀透太難,需要有扎實的基本功;史書中,《史記》 《漢書》最應該讀。其他作品中,魯迅、胡適、周作人的著作要讀;葉圣陶、豐子愷的作品都是代表了當時白話文的較高水平。當代的海外作家中,也有一些好作 家,能不能夠成為經典還要經受時間的檢驗,我個人喜歡董橋。

田松:人和經典之間是互相教育的

經典是一些能夠反復閱讀的東西,在整個民族歷史文化中積淀下來,一遍一遍被重復閱讀,構成了民族記憶的東西。我們這一代人和上一代人在文化上靠 什么產生關聯?我們的共同記憶是什么?經典的意義就體現在這上面。比如說,以前的私塾學生都要背《三字經》,孩子們碰到一起,一背《三字經》,大家就有了 共同的語言、共同的話題,這就是他們的共同記憶。每一代人都背《三字經》,我們這一代就和上一代、就和我們的祖先有了共有的血脈,文化的血脈就這樣延續下 來了。如果我們這一代讀的東西,下一代人根本都不看,下一代人對我們這一代人的精神世界就不會產生共鳴。同樣,上一代讀的東西我們不讀,我們對上一代人的 理解和共鳴也都會有缺欠。這種傳承靠的就是經典。

當我們說到文學經典的時候,和其他的經典還有不同。偉大的作家是對世界的偉大觀察者,他們的作品,可以對這個世界有一個很好的了解和描述,記錄 了一個時代,同時在這種了解和描述中又滲透著他對人性的觀察和思考,這些東西也是可以一代一代傳下去的。人類生活的很多情感體驗往往不是我們直接體驗到 的。一部偉大的電影讓我們感傷、流淚,是因為我們體驗到了電影人物的悲傷、辛酸,我們能夠跟著他們一起去體驗這些東西。

一個偉大作家可以體驗得非常豐富細膩,而且還能用文字呈現出來。而我們在閱讀這些文字的時候,實際上我們是在接受這種情感的訓練。現代人活得太 匆忙,情感就不夠細膩。像古人,“感時花濺淚,恨別鳥驚心”,連花啊、風啊、草啊都能引起情感上的關聯,而我們對此的感受就沒有那么細膩。這種情感的粗糙 帶來的就是人性的野蠻。如果幼年時有過這種細膩的體驗,那么在生命中會留下痕跡的。

另外一個方面,個人的成長通過什么來獲得?偉大的作品可以讓我們間接有一個成長的可能性,這也是經典閱讀的意義。

經典還有一個特征,就是反復被閱讀,一代一代被流傳。可能有的作品,只被少數人喜歡,還不能被稱為經典,但如果經過一代讀者或者其中某一個人的闡釋,被同代或者下一代的人所接受,引起了更多人的關注,因此流傳下去,就可能成為經典。

人和經典之間是互相教育的,經典培養出讀者,而被培養出來的讀者反過來可以識別經典、認識經典。中小學階段的孩子,處于情感最細膩、最敏感的時 候,這個時候讀偉大的作品,就會體驗到人性的偉大與豐富。經典文學作品的閱讀應該是中小學階段語言教育的重點,在孩子最饑渴的時候,你給他什么食糧,就打 下什么底兒。我們不否認有一些特殊的人在成長的某一個階段突然開悟了,但是對整體來說是不成立的。

推薦書目很難,只能就我個人的閱讀經歷說幾部。青少年時期,喜歡讀故事性強一些的作品。首先是中國古代四大名著,對于我體會古人的精神境界、精 神狀態起到了橋梁作用。在先秦散文中,我更喜歡《莊子》,還有一本《唐宋詞一百首》,我全背下來了,對我的影響是潛移默化的,奠定了我的古詩詞的基礎。國 外的作品,羅曼·羅蘭的《約翰克里斯朵夫》、黑塞的《荒原狼》都對我觸動很大。還讀了一些外國文學通俗文學,其中也涉及一部分的人性描寫,也是有收獲的。

江曉原:大眾的經典閱讀更應該考慮文史哲領域

列出一些書來作為適合大眾閱讀的經典是可能的,當然也有技術上的困難。很專業的書,比如牛頓的《自然哲學之數學原理》就不適合公眾閱讀。《紅樓 夢》就很適合。標準是什么?思想性、知識性、趣味性,如果要吸引大眾閱讀,這三點是要兼顧的。有一些書幾千年、幾百年來大家都讀它,這些書在這三個標準上 都是很好的。

不要排斥學術書。黃仁宇的《萬歷十五年》確實是一部學術著作,它截取了萬歷十五年這一個橫斷面,從這一年的政治、經濟等各方面來分析明代社會的癥結,在歷史學界被認為是經典著作,作為一般公眾也完全可以讀懂。

羅素的《西方哲學史》就是他在俱樂部里面向公眾所做的哲學演講,很通俗。叫作《西方哲學史》的著作有好幾種,已經譯成中文的至少有三種,另外幾種讀起來都很乏味,不適合公眾閱讀,羅素的書“三性”都具備了,適合推薦給大眾。

閱讀經典主要是培養公眾的文化修養。科學技術知識在學校教育、專業教育方面已經完成了,更多地應該考慮文史哲這個領域。

代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經典,如果只選一種,我會選《孟子》,它代表了儒家經典,又是最好讀的一種。《論語》是語錄體,常常只有只言片語,上下 文欠缺,所以對《論語》,大家經常有不同的解釋,必須做些輔助準備來幫助閱讀。《孟子》有整篇的論述,文風用現在的話說是非常給力的,適宜公眾閱讀。如果 不能直接讀懂原文,可以讀帶注釋的版本。我反對讀古代經典的白話譯文版,不僅有錯誤和遺漏,而且搞得味道不對了。這一點和我們讀西方的譯文不一樣,因為古 漢語和現代漢語畢竟是同一種語言文字。

讀中國古代詩歌,唐宋詩詞如果只選一位作家,我會選李白。李白的詩更多關注內心,直接寫內心的東西更能夠穿越時空。

元明清文學作品,如果只選一部,我會選《西廂記》,它本身文辭優美,在元雜劇中有鶴立雞群的感覺,風格上非常華麗,可以把它作為中國古典戲曲的代表。

讀史書,如果只推薦一本的話,我會選《史記》。就“三性”而言,官修史書起碼較少趣味性,而思想性也只是正統思想。《史記》中則有很多司馬遷個人的獨立思考,同時文學性很強。

外國文學點幾部:在西方科幻小說里,我會選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說《基地》系列,共有11部,故事的時間跨度非常大,完全是一個史詩性質的作品,非常宏大。

美國記者威廉?曼徹斯特的《光榮與夢想》,寫的是上世紀30年代至70年代的美國當代歷史,可以當作了解美國文化史的書來讀。還有法國大文豪伏 爾泰的《路易十四時代》。伏爾泰寫了很多通俗歷史著作,都很有趣,很好讀。做到趣味性是很難的,一般作家往往力不能及,或者也不敢那樣寫,生怕別人指責他 不嚴肅。大文豪才能做到舉重若輕,可以嬉笑怒罵。美國大學者布魯姆的《西方正典》,是一本文學評論著作,高屋建瓴、非常有氣勢地評論整個西方文學史的權威 著作。

大學者寫東西有三條:眼界高,思想深,口氣大。

俄羅斯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《白癡》是最打動我的俄羅斯作品,充分感受到了舊俄羅斯貴族的精神世界,今天讀來也很受啟發。


[添加收藏] [打印文章] [關閉窗口]
分享到: 更多

相關文章

香港六合彩